“看‘神’多保守你,别人家的儿子说不下媳妇,你家儿子这都娶第三个媳妇了……你这么多年多亏‘神’保守,不然你这日子哪能这么幸福?”教会里的“寻求”(灵名)姊妹在聚会时这样“交通”“白莲”(灵名)的经历见证。

  “是啊,那年孩子他爸有病,村里一个姊妹介绍我信了‘全能神’,刚开始农活忙,参加聚会不多,也不好好听‘神话’,更不懂得‘交通真理’,后来孩子他爸突发疾病走了,为了全家平安免灾祸,我就开始好好听‘全能神’。是‘全能神’创造了天地万物,人的一切都是‘全能神’给的,人若不听‘全能神’的话,那家人就没有平安,病灾啥的还不说给你就给你降临了?蒙‘神’保守,感谢‘神’,阿门。”“白莲”听了“寻求”说自己的经历见证,连忙补充了几句。

  图片来源于网络

  “白莲”,今年65岁,儿孙满堂,2008年因丈夫患病加入“全能神”,渴望“全能神”保佑丈夫病好起来,希望家里一切平安。可信“神”的十五年里,非但没有救回丈夫,她自己也常年疾病缠身,后来大儿子又不幸地患了重病,小儿子离婚两次。全身心投入“全能神”的“白莲”,就这样一边信“神”,每周三次的“聚会交通”丝毫不敢耽误,一边憧憬着“神”的“允诺”,在人生苦海中挣扎着熬着日子,一天天地为“全能神”奔忙。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在村干部给居民采集基本信息时,因为工作人员在她家拍了一张照片,“白莲”感觉自己“出环境”(编者注:指代处境危险)了,于是给前来找她聚会的“兄弟”写了一张纸条,请他转达给“上面”。很快,“上面”派人与她接头,安排她离家“躲环境”。约定好时间地点暗号后,第二天她先被安排到一个“姊妹家”暂住,后又被接连转移几次。

  面对“白莲”的突然离家、失联,亲人们连忙报警。根据“全能神”邪教活动特点,公安机关组织警力积极展开多方调查,在警察同志与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鼎力相助下,终于发现了她的藏身点。

  “奶奶?爸爸,你们快过来看,那里面的是我奶奶!”小孙女敲打着玻璃门喊道……

  “妈,咱回家。我们啥也不怕,有儿子在,你怕啥?”儿子说完就泣不成声了。当这些亲人找到“白莲”时,65岁的她正拖着一身病痛,在一家面食馆里靠给人擀面条维持生计。

  在反邪教志愿者耐心帮助下,“白莲”认识到了邪教的本质与危害。她说:这些年整天提心吊胆地为神“尽本分”,为自己“预备善行”;在家时,对于家里不信“神”的所谓“外邦人”,“神家”的事她一个字都不能提;离家在外时,她其实早就想回家,但因为“神”在“讲道”里说过,只要是信过“全能神”的人,如果后来不信“神”了,将来灾难来的时候比没信过的人下场还要惨。因为害怕遭受“神”的惩罚,她只能把所有对亲人的思念深埋在心底。这些年她辛辛苦苦打零工挣的钱也都悄悄地给“神”花费了,具体“奉献”了多少,也记不太清了。

  经历过早年丧父、中年丧偶的“白莲”,对于家的眷恋与常人不同。多年来,一个人料理家里和地里的活,心里牵挂着每个孩子的喜怒哀乐,心里对于平安和健康更是有着别样祈愿。彻底醒悟过来的“白莲”告诉反邪教志愿者:“由于自己的无知,痴迷邪教这么多年,家人不论怎么劝都不听,主要是因为内心恐惧。‘全能神’里那些惩罚、击杀、灾难等说法时时在心里如刀绞、如抽丝,这种感觉让我非常苦恼。因为长期处于自责紧张焦虑的状态,身心没有一天是痛快的,在家里,看谁都有怨气,和谁都没有共同语言,久而久之,想要的平安健康一样也来不了。相反,因为性格囧变和痴迷邪教的歪理邪说,还搞得家庭关系紧张。”

  “白莲”说她非常感谢反邪教志愿者的耐心帮扶,帮助她彻底摆脱“全能神”邪教的精神束缚,让她有勇气、有信心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她今后要做一个抵制邪教的义务宣传员,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呼吁大家不要相信“全能神”这个“伪神”,唤醒那些深陷邪教的人早日回归家庭,让社会更加安定团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