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语云:“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法轮功”邪教教主李洪志虽自诩为具无边“大神通”的“宇宙主佛”,却也难以免俗,且看“李大师”的烦恼:

  弟子不听话,“李大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

  “法轮功”邪教网站明慧网2021年8月22日发布了《关于自媒体◎师父批注》指出:“最近,很多学员办了自媒体频道。”“大部份做的很好……也有少数做的不好,说一些不符合法的东西……在社会上产生不良影响。”同时指明“做自媒体是师父让做的,为的是讲真相救人。”也就是说,弟子开办自媒体是“李大师”的指示,本意是想通过各弟子发声,免费加大对“法轮功”歪理邪说的宣传,扩大其影响,改变其组织日渐式微的现实状态。无奈个别弟子“悟性太差”,没有搞懂弄通“师父”的意思,不仅没有达成“师父”心愿,“助师救人”,反而“树立敌人”,曝料“搞破坏”,让“李大师”拼命想藏着掖着的事大曝光于天下。由于这些弟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以致“李大师”“偷鸡不成反赔把米”,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痛而生怒,于是在8月31日,“李大师”亲自上阵,以《猛喝》痛批“把大法修炼中出现的矛盾在社会网站公开讲”的那一些人,喝呼他们要“清醒”、要“管好你的嘴”。企图“老调重弹”,用“最后时刻不远了”来诱哄弟子乖乖“听话”,继续当自己的“棋子”与“工具”。只是这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远了”,就如同“狼来了”一样,让人习已为常,无动于衷。

  其实“李大师”因为弟子“不听话”而烦恼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早在2004年10月22日,“李大师”就因为很多弟子执着于“常人心”,不愿走出去“弘法”而烦恼过、怒喝过,《也棒喝》过;2020年7月15日,又因为日本的一些弟子胆大包天地“乱法”,不仅挑战“主佛”的权威,甚至宣称比“主佛”法力还高而烦恼,《再棒喝》了一次;现又因自媒体爆料,不得不《猛喝》,这一桩桩一件件真是让“李大师”烦不胜烦,寝食难安。

  “身边人”拖后腿之“法轮功”祸起萧墙

  想当初“李大师”想出假冒气功之名施行骗局之实这一“生财”之道,得益于身边各追随者的大力帮忙,联手种起这棵“摇钱树”,为赚取名利满足私欲,不惜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反政府,远逃海外,投外国反华势力之所好,充当反华“马前卒”,以换取其庇护与资助,得以在美国落户居住。但苟延残喘的“好日子”没过上两天,为了尽可能多地争夺对“法轮功”这一“摇钱树”的控制权,身边人叶浩、陈汝棠、郭秀等人就自成一派,与“李大师”并列成为所谓的“四大家族”,明争暗斗尔虞我诈;中间管理层上行下效,各项目负责人互不相让、互相拆台,都想争得“权益大头”;在底层,弟子与协调人、负责人之间面和心不和、暗里使绊子,谁都想争到“李大师”青睐,从而分得一杯羹,吃香喝辣……而这次引得“李大师”雷霆震怒地《猛喝》的导火索,正是因为一些在内斗中失利的弟子意难平,通过自媒体把“法轮功”内部见不得光的矛盾和肮脏龌龊的内幕公之于众。急怒攻心的“李大师”企图用残余的淫威堵住“知道太多”的弟子的嘴,以掩盖丑恶与罪行,但防“民”之口如同防川,本身就是“利”字当头的“李大师”在分赃难均之下,如何能防得了“民”之口?相关弟子为了所谓的“正视听”,“清君侧”,在自媒体上奋起反击,让“李大师”按住葫芦浮起了瓢,手忙脚乱,急火攻心。

  更别提“李大师”一边奋力鼓吹自己具有多少大神通,自诩为比释迦牟尼厉害千万倍的“宇宙主佛”,各种承诺弟子只要跟随自己练功就能“消业祛病”,得“法身保护”,“圆满飞升”到“满地黄金”的“天国”,“牛皮”是怎么大怎么吹。无奈身边人都是“猪队友”,不管是妹夫李继光、母亲芦淑珍还是所谓的“法轮医学博士”封莉莉、“法轮科学家”刘静航、“三退”头号功臣李大勇、新唐人电视台李国栋等“精进高层”,均无视“李大师”能“地狱除名”的“神通”,争先恐后地奔向地狱之门,把“李大师”的脸打得响震天。另一边,本来“李大师”明面上不断鼓动众弟子放下“名利情”,暗地里还要不断争权夺利已经够劳心劳力了,不曾想小妹夫李东辉在任加拿大“法轮功”负责人期间还“偷吃不擦嘴”,一再向弟子逼捐的行径被当地报社公开报道出来,授人以柄的同时还“拔出萝卜带出泥”,让“李大师”好生难堪。

  “李大师”黔驴技穷之“法轮功”穷途末路

  借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气功热潮,“李大师”好不容易才凭拼凑的五套功法,在与其他“大师”比拼骗术中脱颖而出,挣得人生的“第一桶金”,找到培植“摇钱村”的方向与臭味相投者,在邪路上一走就是二十多年。然而驻足四顾,追随者稀,争利者众,接下来路该如何走:一继续“吹”么?要去哪里找那么多“新瓶”来装“旧酒”?同时要怎么“吹”才能比“宇宙主佛”更厉害?二继续挑事端扩影响么?早许多年,发出的“最高指示”还能产生一些作用,让弟子把所有对“法轮功”的批评视为“诽谤大法”,但无论是围攻报社、杂志社、电视台、各地政府机关还是“4.25”围攻中南海,都不仅未能如愿,反惹得许多弟子纷纷反思退出,惹来社会各界人士警惕与批判。现如今倒是还想一再发出“最高指示”,但愿应者寥寥。三继续编造谣言扰乱国际视听么?从“追查国际”“人权圣火”“法拉盛事件”“酷刑展”“三退”“苏家屯活摘器官”“神韵演出”等,无不绞尽脑汁,除了惹众怒让人厌烦外,还被“自编”的各种谎言狠狠打脸。四继续用“天灾”抹黑中国么?可不管非典、汶川地震、禽流感……还是这两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国内外形势发展都不配合“李大师”的“胡言乱语”,让其自编自导尽显荒诞。五继续充当反华的“马前卒”么?“李大师”避居美国以来,一直在联手疆独、藏独、台独、港独以及所谓的民运势力,还有各种恶势力,共同诋毁中国,制造麻烦,企图遏制中国的发展。但我国“一带一路”以及“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提出、中国在多次重大疫情面前展现出的制度优势、尤其是2020年率先控制了新冠肺炎病毒的蔓延并为国际社会提供了中国经验与中国支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百年目标的如期实现……这一切的一切,让世界看到了中国发展的奇迹,看到了中国崛起对人类与世界的贡献,让“法轮功”邪教组织及国际反华势力尽管竭尽全力还是“螳臂挡车”。

  孙中山先生说:“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法轮功”如何能逆流而兴呢?“李大师”除了烦烦烦烦烦又能再想出什么“新招”?

  《红楼梦》中的《好了歌》说:“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作为“忘不了功名与金银”的“神仙”,“李大师”尽管自诩为“神通无边”的“宇宙主佛”,却注定摆脱不了人世间的各种烦恼。“法轮功”邪教组织作为“李大师”赚取“功名与金银”的工具,当它离走向灭亡的那天渐行渐近,“李大师”面对的就不仅是烦恼了,还得为其所犯下的所有罪行伏法受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