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普惠金融的深入发展,给很多有小额借款需求的人群带来了更方便快捷的借贷体验。各类金融机构出借款项是基于个人信用,用于个人消费无可厚非,但如果从金融机构借款再转贷他人,性质就要另当别论了。

  案例一

  原告郭某和被告陈某是朋友关系。2018年11月,陈某因资金周转需求向郭某借款20000元,并约定2个月还款。同日,郭某从自己的“借呗”内借出20000元后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向陈某指定账户转账20000元。2019年2月1日,在郭某多次讨要下,陈某通过支付宝还款10000元。2019年12月30日,陈某又向郭某借钱周转,郭某同日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向陈某出借2000元。后郭某多次催促还款无果,遂向福州市仓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归还本息。

  原告郭某与被告陈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仓山法院收件后委派福州仲裁委员会诉前调解,因双方当事人均在外地,调解员通过人民法院调解平台开展远程视频调解。调解过程中,因涉及出借款项来源为支付宝借呗,为明确当事人双方法律责任,调解员在线邀请仓山法院法官协助调解。法官在线向双方当事人释明,因借款来源为支付宝借呗,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规定》第十三条之规定,该借款合同应属无效。原告郭某主张陈某向其支付利息于理无据,在调解员的居中调解下,双方达成协议,分期返还本金。

  案例二

  2020年6月4日,李某向翁某借款30000元,翁某以信用卡套现的方式向李某支付该30000元借款。2020年6月26日,李某向翁某出具一份借条,借条载明李某向翁某借款30000元,借款利息为每日30元。借款到期后,李某没有偿还借款本息。2021年4月,温某向仓山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归还本息。

  仓山法院经审理认为,李某自认其借款系通过信用卡套现方式向翁某支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2020年12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通过)第十三条之规定,该借贷应属无效,故翁某主张李某向其支付利息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翁某自认李某已向其偿还20000元利息,该20000元应偿还借款本金,故李某应向温某返还10000元。判决李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翁某10000元,并驳回翁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民间借贷行为中,出借方应确保出借资金来源于自有资金。为了其他企业和个人使用资金需求向金融机构借贷套取资金(如信用卡套现、网络金融平台借贷等)的行为,是规避监管、扰乱金融秩序的行为,从民事审判角度,此类合同应当认定为无效。一旦借款方不能及时归还,出借人只能向借款方收取本金,不可收取双方约定之利息。出借人除了要向金融机构承担本金、利息等责任外,个人征信可能受到影响。如果此种行为获利数额较大,情节较重,出借人的行为还可能构成高利转贷罪。

  法条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七条:民事法律行为无效、被撤销或者确定不发生效力后,行为人因该行为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由此所受到的损失;各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三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民间借贷合同无效:

  (一)套取金融机构贷款转贷的;

  (二)以向其他营利法人借贷、向本单位职工集资,或者以向公众非法吸收存款等方式取得的资金转贷的;

  (三)未依法取得放贷资格的出借人,以营利为目的向社会不特定对象提供借款的;

  (四)出借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借款人借款用于违法犯罪活动仍然提供借款的;

  (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

  (六)违背公序良俗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条:以转贷牟利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转贷他人,违法所得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通讯员:罗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