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明年2月份退休只有短短的几十天时间了,可他还在认认真真上好每一天班、办好每一个案件、接待好每一个当事人。他深深地热爱着这身法袍,深深地眷念着这片热土,他更要站好他的最后一班岗。他,就是我慈父般的庭长—仓山法院城门法庭庭长陈子源。

  陈庭长从小在农村长大,对农村有着特别的感情。1995年他主动要求到法庭工作,可这一去就是15年。15年来,他以法庭为家,以百姓为父母,以公正司法为使命,真正做到了权为民所用、 情为民所系、 利为民所谋。他所率领的法庭2006年被省高院评为“省级优秀人民法庭”,他个人多次获得“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和“调解能手”等荣誉称号。

  他扎根基层、服务大局

  记得我刚到城门法庭报到的第一天,就被陈庭长拉着下乡了,我还真没想到城门法庭辖区竟有这么大!炎热的夏季,太阳晒得人抬不起头,陈庭长对我说:“来法庭上班第一件事就是要了解这里有多少个村子,多少条路。因为我们办案就是要下到田间地头”。当地的老乡想来也早已熟悉这位“下乡庭长”了,到了中午时分,他们都家人般地招呼着吃饭,可他一边笑着招呼一边拉着我往外走,说什么也不肯留下,我们又往另一个村子赶。几天下来我发现来法庭打官司的人几乎没有不认识他的,他们似乎也没把他当作高高在上的庭长,而更像是把他当作自己的亲人。受了委屈的外来打工妹在他办公室里啜泣,他耐心听其诉苦,细心解答疑惑,让她们相信法律能为她们作主;年近古稀的老人无人赡养,在办公室一坐就是半天,他一边端茶递水安慰他们,一边联系其子女到庭,严肃批评,反复教育,直到他们心悦诚服;就连拉拉扯扯闹得不可开交的生意场上的劲敌,在他三言两语的疏导下也往往能大事化小、言归于好。是什么赋予他如此神奇的力量?正是一颗善良的心!一腔浩然正气!一片执法为民的真情!

  他脚踏实地、无私奉献

  仲夏的一天,陈庭长在伏案写作时突然感到左眼迷糊,用手使劲揉了揉,竟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了,经医院检查,确诊为视神经萎缩。这正源于他常年的工作习惯呀!他早已把单位当成家,把家当成了单位,常常加班工作到深夜。有时甚至清晨五点不到就起来加班,日复一日、长此以往,使得那年仅中年的他就患上了如此严重的眼疾。医生劝告他不能再这样操劳了,可他付之一笑,淡淡地说“我早已习惯了”。在院领导的一再坚持下,他才住进了医院,可不到一周,他便耐不住医院的“寂寞”,不顾医生、同事的劝阻,又回到了办公桌旁。他说:“我心里就是放不下你们,放不下这些没办完的案子。” 近年,他双脚患有严重的痛风,一旦发作,脚面肿起有一寸高,连上下楼梯都困难,但他从未请过一天假,坚持让同事扶着他上下楼,依旧开庭,依旧调解,依旧谈笑风生,似乎工作是最好的麻醉剂,能让他忘却任何痛苦。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2008年仍以188件的结案数获全院“办案能手”光荣称号!

  他严肃执法、廉洁公正

  陈庭长对工作的全身心奉献早已众人皆知,他刚正不阿、清正廉洁的作风也是同事们的榜样。这几年极少数害群之马的腐败行为使得一些人认为没钱就打不了官司,案件一到法庭就想尽办法托关系、找路子。可这些招术到了他这里就统统失灵了。城门镇清富村一起劳务合同纠纷案,原告在开庭前独自跑到他办公室掏出5000元钱就往其抽屉里塞,可他毫不犹豫地拉住原告的手,严肃地说:“案子是我办的,这钱你可不该拿来,你应该相信法院会作出公正的判决。”原告悻悻退出,心中还耿耿于怀,总担心他收了对方的好处,可当该案宣判时才明白,原来公正并不须用金钱收买。事后,原、被告都拉着陈庭长的手说:“这样的判决我们怎样都服气,赢得在理,输,也输得明白。”可他依旧憨厚的笑呵呵地回答:“在我们这儿开庭你们放心,我们不搞那一套。”

  这,就是我朴实无华的庭长,他象严父一样教育着我们,与我们一起工作,一起学习;他象兄长一样关心我们,和我们一同甘苦,一同欢笑。著名诗人艾青说:“为什么我的眼里会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正是因为无悔的爱,他几十年如一日的践行着自己的准则:公平正义,执法为民,在平凡中默默地奉献着一片赤子真情!